兩折的綠葉蔬菜、折上再7折的新鮮上肉……這些臨近過期的生鮮食品,用超低價格吸引瞭眾多市民爭相選購,其中還不乏學會“省錢”的年輕人。

奧萊(即“奧特萊斯”)⭐生意如火如荼,但生鮮奧萊又是一門什麼樣的生意?在臨期食品和折扣零售已經成為新的銷售風口之際,越來越多零售巨頭也進入這個賽道。

👉年輕人也愛“臨期食品”

“部分生鮮商品1折起,晚上8點後折上折。”近日,證券時報記者走進位於深圳羅湖區黃貝嶺的一傢盒馬生鮮奧萊店,這也是深圳第一傢盒馬生鮮奧萊店。一眼看去,到處都是紅黃相間的“促銷商品”、“折扣價格”的特價標簽,店內選購市民絡繹不絕。在店內,包括冷鮮肉、蔬菜、水果、牛奶等爆款產品眾多,其中生鮮食品占多數。

(深圳羅湖區黃貝嶺的一傢盒馬生鮮奧萊店 吳傢明攝)⭐

商場工作人員介紹,奧萊店定位成盒馬品質折扣店,出售包括盒馬鮮生門店的臨期商品、運輸中產生輕微磕碰的產品、沒有售罄的“日日鮮”產品,以此減少盒馬加工中心和門店的損耗。在確保品質的基礎上,這些商品會在當晚運抵生鮮奧萊,次日以“惠民折扣價”帶給消費者。依據不同品類、不同商品的有效期,折扣會有所不同,但整體價格都會低於同等品質的市面平均價格。

對於生鮮折扣產品,大眾的印象或許是“大叔大媽”的最愛,但記者在現場看到,前來購物的消費者不乏許多年輕人。記者隨機對幾位年輕消費者進行采訪,這些年輕消費者普遍認可這樣的模式。“下班後順便來買點菜回去做,這樣就不怕變質,還可以省下不少錢。”其中一位年輕消費者如是說,“像這一盒豬肉,對比原來的價格已經5折,晚上來買再打8折,反正買來就立馬吃掉,我覺得沒啥問題。”更有年輕消費者表示,自己對這樣的銷售模式很感興趣,還計劃學習學習尋找投資機會。

(商場內到處都是紅黃相間的“促銷商品”、“折扣價格”的特價標簽 吳傢明攝)⭐

市場公開信息顯示,2022年10月盒馬奧萊首店於上海低調開業,由原盒馬Mini店改造而成。不僅帶來“生鮮界奧特萊斯”這樣的新業態,盒馬奧萊也在多城開店。在小紅書上,盒馬奧萊相關筆記超2000篇,關鍵詞基本集中於“便宜”、“好買”以及“排隊長”等。

其實,類似的臨期食品已經越來越多出現在各大型實體商超中。在深圳羅湖區東門的一傢大型商超,記者看到臨期食品的專櫃陳列瞭不少商品,價格大概是正常價格的5—7折。“買臨期食品的顧客挺多的,剛開始以中老年顧客居多,現在年輕消費者也越來越多,其中罐頭、包裝零食、餅幹最受歡迎,如果離保質期還剩下兩三個月,價格甚至可以低至正常價格的兩折左右,但接近保質期半個月我們就會收回商品。”

👉臨期食品銷售模式能走多遠?

艾媒咨詢曾發佈的《2022年中國臨期食品行業市場分析及消費者研究報告》✨顯示,從供給側來看,2022年中國零食行業總產值規模超過3萬億元,即使按1%的庫存沉淀計算,臨期食品行業市場規模也會突破300億元。可以看到,臨期食品市場的潛力巨大。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國內風投機構也進場投資。據不完全統計,包括紅杉中國、真格基金、創新工場、微影資本等機構都曾投資臨期食品和折扣零售的相關企業。

有投資人分析稱,從消費端來看,折扣零售店的高性價比具有顯著的誘惑力,加上傢庭日用商品本身低決策難度以及高使用頻次,賦予這個行業較好發展空間。另外,從供給側來看,這十幾年間,尾貨市場的發展伴隨著正價消費品繁榮而來,尾貨數量大大增加。從需求側來看,年輕人的消費觀變化也讓他們逐漸接受臨期食品。不過,也要客觀看待生鮮奧萊或者說折扣零售行業的發展變化,如今臨期食品賽道也出現瞭一些降溫現象。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翰認為,大量巨頭進入瞭臨期食品的戰場,自然也就讓大量臨期食品貨源變得日益緊俏,要知道臨期食品本身就是在傳統超市不容易賣出去的商品,價格本身就是其唯一的競爭優勢,在眾多企業紛紛紮堆競爭的時候,臨期食品自然而然就會出現許多問題,原先的市場參與方本身的貨源競爭力不足,再加上紅海競爭壓力巨大,臨期食品的問題就開始集中爆發。

那麼,折扣零售賽道到底能走多遠?江翰認為,對於大型企業來說,折扣電商其實是自己上遊業務的一個補充,比如對盒馬、蘇寧這樣的巨頭企業來說,本身就有足夠多的貨源,折扣零售的價值是處置自身體系內的商品以及自己相關產業的商品,這無疑具有較大的價值,也就是說,折扣零售的二八分化其實已經開始。不過,在當前情況下,折扣零售想要成為單純的大型產業非常困難,市場的邏輯註定折扣零售將會是大型產業的附庸賽道,無論是投資人還是企業參與者都應該認清這個現實。

責編:葉舒筠

校對: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