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春华口述

铅华洗尽,我终于明白,情花曾开,只是错过了彼此的花期。

望着随秋风轻舞飘扬落的叶,地上已铺满一片苍凉的落叶,挟着我的片片思念,已是百花凋零时刻,花瓣中带着片片落红,只愿化作红尘中的尘泥浸染来年的芳华。秋风带走了飘逸在萌芽中的思念,当秋叶飘落之时,总有一丝丝的痛心以及落寞之情在心头荡漾。霎时遥想,如果我化作滚滚红尘中一粒风沙,是否还记得曾经我的样子?如同风干了的树枝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愫呢?韶光易逝,经年往事回首那一段如诗的岁月,直到后来我渐渐地明白那些远去的时光倒影,在悠长的岁月长河里,没有珍惜我身边对我好的她。

我和她曾经是南开大学同班同学,三年后在江西南昌市相遇并且共事,理所当然地住在同一屋檐下,彼此照应着生活。每晚临睡前,她穿着粉色睡衣,柔顺的长发披了一肩,站在我的房门口轻问:

有她精心调理我的生活,我着装越来越有品位,洁净的外表和日渐成熟的谈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女孩。我与一群青春焕发的女孩坐在客厅谈笑风生,26岁的我风华正茂,逐爱正烈。

她悄无声息地搬离到杭州市,只留下QQ和一个微信号码,而我甚至不问她离开的理由和现在的生活。有几次,她想抛开矜持说些感性的话题,我却断然打住话头,直言不讳地说:“没事你先忙吧,我在泡女孩子。”尽管我们共同生活了两年,柴米油盐也未能将她变成我追逐对象中的一个,无论生活中抑或网络里,她只是我再普通不过的一位同一所大学的学妹。

30岁生日那天,我在QQ里留言,“看尽千帆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很想念你做得一手好赣菜。第二天,她亲自下厨做了这两道菜,老公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惊喜地问:“想不到你做江西菜这么拿手,可惜我今天才尝到!她蓦然间,自觉亏欠太多,他给她丰衣足食的生活甚至宽容她对另一个男人孜孜不倦的爱情,而她竟连几道菜都吝于付出。

两年后收到我给她发E—mail,对她说:“那时候我太小不懂爱情,默然回眸初遇之时,那是一场惹人生醉的相遇。在时光的流年里,我依旧坐在时光的深处愿捧着一颗一尘不染尘世的琉璃之心归来与我心心相惜。弹一首惊国之曲,我取一瓢清澈溪水,共饮共醉。陌上花开,韵律清悠,金菊醉秋,清水当茶,饮尽红尘,挽一朵彩云与你编织美好的愿景。信末我最后说:“如果你想结婚的时候,我刚好在,多好。可惜没有珍惜我身边对我好的你。........